淳✛荒蕪

因私人原因,這年所有event都不會去,謝謝。モモ是老公。

自創女主√
棄療√
不喜勿入√
小日常√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梓www别再令小佳生氣啦www你看看你的飯wwwwwww

以現在的心情去聽這首真的不錯。

好不容易,又病了…(歌仙審)

這一天,淳正軒的審神者有點不同…
“乞嚏!唔…冷…”早上八時,應是審審起床的時間,但審審不但還沒起床,更倒回被窩裏睡。
直到早上十一時,所有刀男們都起床梳洗好到飯廳裏準備吃飯時,才知道…
“大將呢?在哪裏?”藥研皺了皺眉說著。“主君不是早上八時起床嗎?難不成主君她生病了?我記得上一次主君病倒沒起床好像是幾個多月前的事了…”光忠拿著各人的早餐邊放邊說著。“呀咧?之定也不見了!?”兼桑突然發現驚訝地說著。“想必是去找主君吧。放心好了兼桑。”崛川微微笑著。
(視覺回到主君的房中)
(扣扣)“主君,我進來了。失禮了。”歌仙把房門拉開,看到的是自家主上非常不雅的睡姿,以及——重重的呼吸聲。
“很…冷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皺眉翻了身便繼續睡。
“主君的睡姿…真的很不風雅…”然後,歌仙便把右手放到自家主君的額頭上…“很熱…唉…看樣子…是發燒呢…我現在去把藥研帶過來,主君就先忍一下吧。”把主君的被子拉好,就到飯廳找藥研了。
(以下為對話)
“藥研” “呀,歌仙。大將她如何?” “主君發燒了,現在可否幫忙為主君診症?” “沒問題,快帶我去吧。厚,把我的藥箱拿過來,然後一起過去吧。” “哦,好的。”
(再次回到主君房中)
“主君,我們進來了,失禮了。”再次把房門打開,他們所聽到的呼吸聲比剛才更沉重…然後經過一番的診治後,主君比早上的情況好了一點,但仍舊發燒。歌仙,藥研、厚,長谷部和光忠,為了讓主君能夠早日康復而忙了一整天。
(夜深)
歌仙仍在主君的房中陪著她。他知道她是因爲疲勞過度而發燒的,所以內心不停地自責著。因爲他知道若不是要求她盡快趕好公文,就不會整晩沒睡,甚至連感覺到有點不適都沒有理會…
“對不起…都是因爲我…若不是我,你不會病倒。真的…對不起…”躺在主君一旁的歌仙,一邊用手輕輕撫著主君的臉,一邊用手輕拍著她的背,令她安心入睡。
一夜,無眠。

原創衣服✓
乙女game paro✓
成為偶像出道✓
自家本丸隊一✓
這是黑稿,沒上色,有點難看✓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當刀劍男士成為偶像,生活會有所不同。面對沒能習慣偶像生活的他們,你…作為他們的經理人,你又會如何幫助他們?
一起跟他們共度美好的時光吧!!經理人們!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若果有這game,我第一個load❤@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OsomatsusanParty/
宣傳一下~有帥氣的一松真的不來嗎??是在香港哦~

無題

當兩人不願意互想溝通時,就會形成隔膜。兩人之間的相處是要學的,但也不能互相中傷對方。否則,後果不堪設想。
若把現實的不願意溝通放進自家刀男身上的話,鶴丸,歌仙這兩人恐怕要靠開打才能解決吧。不是說打不好,太過份時受點教訓是應該的。但這也不能時常用呀,因爲對自己做成傷害時,也會對對方做成一生不能補償的傷害丫。
回到現實來,自己都知道了,為甚麼還要去做?這是為了一時之氣?還是能給他人“下馬威”,給别人一點你的厲害看?
做人就是這麽苦吧…

有關電繪…
感覺心累…上色廢。電繪甚麼的我不認識你_| ̄|○( ;∀;)

B-PROJECT 是國龍持

((話說某樓主把前髮繪得太長,所以整個感覺抱不太像龍持了(´Д⊂ヽ